“假离婚”的离婚协议中关于房屋产权归属的约定,能推翻吗?

日期:2019-11-05

案情简介

原告(男方):A

被告(女方):B

A、B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04年登记结婚,于2011年5月16日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中双方达成如下协议:婚生儿子C,随A生活,双方名下现有银行存款全部交给A,夫妻共同所有的房地产所有权归B所有,双方无共同债权和债务。2013年2月6日,C经诉讼变更为随B共同生活。

2011年5月13日,A、B、C及B的父母作为甲方与乙方案外人D签订变更协议一份,约定由甲方出售位于闵行区莲花南路房屋(以下简称莲花南路房屋),合同成交价为205万元,另约定乙方就现有装潢、厨卫设施及附属设施另行补偿甲方41万元。2011年5月7日,甲、乙双方就莲花南路房屋网签合同一份,合同价格为205万元,用于房产交易过户。2011年5月16日,房款中44万元用于冲抵莲花南路房屋贷款,其余款项陆续汇入A账户,由A具体操办购置新房屋事宜。2011年6月9日,B与C购买上海市松江区明中路房屋(以下简称明中路房屋),该房屋合同价格为400万元,另支付了60万元的房屋装修补偿款,共计价格为40万元。房屋交易税金42万元,另因逾期付款支付违约金1万元。2011年9月8日,该房屋登记权利人为BC。购买明中路房屋的资金来源如下:出售莲花南路房屋所得款200万元,以B为借款人的房屋按揭贷款155万元,其余款项由A筹集支付。

购买明中路房屋后,由A负责联系施工方,对房屋进行了部分装修,加装阳台铝合金框架、门窗、纱窗、一楼南阳光房、车库鞋柜、车库壁橱、一楼北玻璃幕墙、更换水电插座、铺设阳台地砖、空调外机移位等共计花费112,220元。

各方观点

A诉称:A、B于2004年5月在上海登记结婚,至2011年5月A、B为动迁、购房等原因,达成离婚协议,至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故双方在离婚协议后仍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随即2011年6月9日与案外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购买了明中路房屋一栋,该房屋建筑面积为221.51平方米,总价人民币460万元(包括装修补贴60万元),交易税费42万元。上述购房款合计461万元(含1万元逾期利息)及42万元税金于2011年12月全部付清。其中A共支付房款301万元,税金42万元。此后A又对该房屋进行了局部装修,付款112,220元。另A为该房屋购置家具、家电及装修花园共计花费348,380元

上述房屋登记在B及C名下,当上述产业购置完毕,A向B提出复婚时,B却因利益驱使拒绝A的要求,A为此与B及其家人多番交涉协商,却始终无果,致使A一无所有,居无定所。A认为即使B不愿意再和自己共同生活,但对于双方共同生活期间购置的财产,A仍享有自己的一份权利。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

B向A返还双方同居期间共同购置明中路房屋购房款301万元,税金42万元;二、判令B返还A用于装修上述房屋的装修款112,220元及购置家具、家电等费用348,380元

B辩称:不同意A的诉讼请求。A所称的同居是没有事实依据的,A、B离婚并非A所称的原因,主要是A当时背负高额赌债,故A、B离婚后不可能共同生活在一起。另外,双方离婚协议中也定,位于莲花南路房屋归B所有,该房屋当时的登记权利人为A、B、B的父母及C,该房屋变卖后所得房款用于购买明中路房屋。其中出售莲花南路房屋扣除贷款等费用后到手200万元以及B贷款15万元用于购买明中路房屋。剩余费用是由A支付的,但其认为是对B及C的赠与。对于A主张的装修费用,因购买的房屋本身是装修好的房屋,光装修部分就支付了60万元,故不需要另行装修。对于房屋内购置的家电等物品,因A持有永乐会员卡,才用的名义购买家电的,实际出资是B,且发票都在B处。

法院观点

法院认为,A、B离婚后,双方仍共同购置房产,汽车,并由A负责装修房屋及购买家具家电,以上行为表明A、B双方仍生活在一起,可认定为同居关系。本案系同居关系析产纠纷,根据法律规定,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现A与B已结束同居关系,表明共有关系终止,故A主张对同居期间共同购置或添附的财产进行分割,符合法律规定,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明中路房屋的出资,A、B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出售莲花南路房屋所得的200万元,用于购买明中路房屋,该200万元是否属于A出资以及A的其他出资是否为赠与行为。A、B在离婚协议中已明确约定夫妻共同所有的房地产所有权归B所有,故A对莲花南路房屋不享有权利,莲花南路房屋的出售款用于购买明中路房屋的200万元,不应作为A的出资。因此,A的出资为购房款106万元[购买明中路房屋的461万元(含违约金1万元)中,除去出售莲花南路房屋所得200万元及以B为借款人的房屋按揭贷款155万元及房产交易税费42万元,上述合计148万元。对于A的出资部分,A并不主张该出资部分转化为房屋增值后的财产权利仅要求B返还出资款项,并无不妥,法院予以准许。B辩称A以上出资系其对B及C的赠与行为,但B未提供证据证明A存在赠与行为的意思表示,故对B的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律师评析

关于离婚协议的效力问题。首先在法律上不存在假离婚的概念,双方不管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理由,只要是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在法律上双方就已经解除了夫妻关系。A与B签署的离婚协议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根据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8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A、B双方有关财产处理的离婚协议,不仅经双签字同意,而且经过了婚姻登记机关确认,具有法律效力,对双方均有约束力。(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9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0心

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离婚协议一旦签订,任何一方当事人都不能轻易反悔,除非能证明离婚协议存在“欺诈、胁迫”的情形。因此,本案中A与B均应当依照《离婚协议书》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关于A主张为购房而假离婚的问题,婚姻是两个人相爱相守的承诺,婚姻是神圣的,法律保护合法的婚姻关系;若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假离婚”,不仅是对婚姻的一不尊重,也是违背法律和道德的行为;从法律角度而言,办理了离婚手续就解除了婚姻关系;婚姻登记机关查明双方确实是自愿并对子女和财产问题已有适当处理时,发给离婚证;A和B签署了离婚协议且双方已经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登记,领取了离婚证,在法律上具有婚姻关系解除的法律效果。

A陈述双方在离婚后仍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且有A、B离婚后,双方仍共同出资购置房产,并由A负责装修房屋及购买家具家电的行为,均表明A、B离婚后仍在一起共同生活。因双方已办理了离婚手续,故应认定其为同居关系。系争房产购买于双方办理离婚手续同居生活期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8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非法同居关系的案件,如涉及非婚生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应一并予以解决。具体分割财产时,应照顾妇女、儿童的利益,考虑财产的实际情况和双方的过错程度,妥善分割。”第10条规定:“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时,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现A与B已结束同居关系,故A主张对同居期间共同购置的财产进行分割,符合法律规定

《物权法》第103条规定:“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没有约定为按份共有或者共同共有,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除共有人具有家庭关系等外,视为按份共有。”第104条规定:“按份共有人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享有的份额,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出资额确定;不能确定出资额的,视为等额享有。”在本案中各自出资份额的确定。根据《离婚协议书》,B已取得涉案房屋所有权,故A对莲花南路房屋不再享有权利,莲花南路房屋出售款也与A无关。利用莲花南路房屋的出售款购买明中路房屋,对于这部分出资应当视为房屋归属人即B的出资与A无关,另以B名义按揭贷款155万元,购房总价461万元,除去B出资部分A合计出资购房款106万元,加上税费42万元部分,A合计出资148万元。对于该部分出资,B辩称是对其及儿子的赠与行为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在同居关系期间A存在赠与的意思表示,A主张就出资款项予以返还,对增值部分未提出主张,系其对自己权利的自由处分。

审理法院: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13)松民一(民)初字第9239号

本文地址:http://www.law001.com.cnn3198c2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admin |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